查看冠狀病毒19最新報道

博格·布倫德:在動蕩的世界中建立合作

字體大小:

世界正處在轉折點,權力的分散和轉移預示著人類迎來嶄新的多極化時代。在由此產生的全球動蕩環境中,越來越多的競爭或合作機遇正出現在多個領域。問題在于各方在經濟、技術和環境領域,是會尋求實現共同目標取得進步,抑或是謀求相對于競爭對手的戰略優勢。

在后冷戰時代的絕大部分時間里,貿易、科研和氣候變化等問題,在很大程度上與全球競爭問題相隔離。例如,美國和中國經濟共同繁榮了20年,通過開放的全球金融和貿易體系,為其他國家帶來了市場和投資機遇。

同樣,易于溝通的共同平臺使得本世紀初的互聯網繁榮成為可能,上述平臺在很大程度上與國家競爭沒有關系。結果,全球使用互聯網的人呈指數級增長,從2000年的僅4億多增長到2010年的約20億。

甚至在冷戰期間,政府和其他主體為解決環境等全球問題,也成功擱置了戰略競爭。最值得一提的是,臭氧層空洞不斷擴大推動了各國共同采取氣候行動。從1987年蒙特利爾議定書開始,各國在隨后的幾十年均減少了氯氟烴的使用,以至于人們現在預測大氣將會修復。但今天,曾經以合作為標志的問題現在卻可能最先爆發沖突。全球經濟增長預計將在短期內減弱,貿易被用作尋求地緣政治優勢,而非共同繁榮的手段,可能導致局面進一步惡化。

此外,與臭氧層損耗不同,北極冰蓋的融化并未成為采取更雄心勃勃的氣候行動的沖鋒號。相反,各國想要抓住這次機會在遙遠的北方爭奪自然資源和貿易線路。而在技術方面,由于在5G網絡上運營的美中通信系統可能出現脫鉤,通用全球通信平臺所帶來的收益現在正處于危險之中。

但上述事態發展,并不意味著我們應當退而尋求地緣政治競爭而非合作。地緣政治問題不斷擴大的屬性,意味著權力動態跨越新領域運作,同時也意味著新主體正在施加影響。因此,多種多樣的利益方可以影響國際關系進程。

首先,新興及中等規模的大國正通過強調多邊主義的重要性來應對全球秩序破裂的可能。法德兩國正在與其他志同道合的國家合作,組建旨在加強數字化和氣候變化等領域國際合作的多邊主義聯盟。

在非洲,各國正借助非洲大陸自貿區協定強化經濟聯系,該協定將聯合54個非盟成員國并囊括超過2萬億美元的國內生產總值。與此同時,在東南亞,亞細安成員國正在采取措施加強區域伙伴關系和一體化,并打算在今年晚些時候簽署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上述包括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在內的貿易協定,將覆蓋全球約45%的人口,從而創建全世界規模最大的貿易集團。

非國家主體所施加的影響力也不斷增長。今天,全球業務已成為世界經濟產出的重要組成部分,而私營部門領導人也不斷努力超越短期利潤。例如,去年,87家大企業宣布他們將盡力協助將全球變暖限制在1.5攝氏度以下。同時,許多首席執行官都在公開談論與美中兩國技術“冷戰”,抑或兩國經濟脫鉤有關的潛在危險因素。

盡管全球力量的持續變化,可能會誘使某些行為主體通過對抗來尋求優勢,但利益相關方的不斷擴大同時也提供了修正路線的可能。隨著新時代地緣政治的不斷變化,仍有機會引導世界走向合作,擺脫可能有害的競爭。

(作者Borge Brende是世界經濟論壇(WEF)主席,新報告“打造多概念世界”(Shaping a Multiconceptual World)的作者)

LIKE我們的官方面簿網頁以獲取更多新信息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