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狀病毒19最新報道

新暖居 對話老街區

后屋的玻璃百葉窗能讓屋主和鄰居親密互動,這就是中峇魯老區的魅力。

字體大小:

索立設計研究室(Asolidplan)提供照片

中峇魯這間老屋是四姐弟買給母親的。設計師在保留舊日老區的精神之余,仍有嶄新的空間開拓與體會,細節處處體現出子女對母親的愛。

下筆前,我凝視著中峇魯這間老房子的照片,腦?;厥幹O計師林靖峰對我敘述里頭的家人家事。漸漸的,一股暖流注滿了我。這是一間有愛的家,老主人走了,但溫度仍留存,滋養著這里的氣場。

這間老屋是四姐弟買給母親的。他們一家在中峇魯成長,兒女長大后各奔東西。母親后來也賣掉舊家搬到別處,但感情卻無法搬走,她會特地回中峇魯買菜,找老街坊敘舊,四姐弟不喜歡母親居住的新區,也不常探望她。為了方便母親,為了重新凝聚一家人,四姐弟決定在中峇魯買一套800平方英尺的老房給母親,讓愛回家。

姐弟聘請索立設計研究室(Asolidplan)為母親裝潢新家。聽了家人的故事,聆聽母親的日常習慣與需求后,設計公司的負責人之一林靖峰對空間的干預極輕,輕到不驚動老屋子的氛圍,但在保留舊日老區的精神之余仍有嶄新的空間開拓與體會。

設計師采用屋中屋的簡單設計改造:后房加建一排玻璃門與窗戶,空出一條介于室內外,與廚房相連的露臺走道;前房加建兩排白色壁櫥,空出一條作為客廳與飯廳的長廊。屋子唯有中層是新造的,設計師保留前屋原有的白木窗和鐵柱,以及后屋的玻璃百葉窗和鐵窗花,他甚至還敲掉后屋墻壁的水泥,暴露原來的紅磚墻,還原中峇魯的舊日景象。屋內新元素被前后保留的舊有部分圍繞,屋前屋后望出去,都能找回中峇魯原有的風景,這即是老人家搬回來的原因。

老人家的臥室有扇門和窗戶,能敞開面向后屋的露臺和外頭的花園。設計師刻意采用帶點裝飾藝術風格(Art Deco)的黑鐵框霧面玻璃門和玻璃窗,是想讓它們能與原有的環境對話。這部分雖是新建的,但和老式建筑卻一點也不違和,反而有種呼應與唱和。

主臥室的霧面玻璃門和玻璃窗能完全敞開,讓自然光灑滿一室。
主臥室的霧面玻璃門和玻璃窗能完全敞開,讓自然光灑滿一室。

借自然光為老人照亮

設計師跟我提到老人家的一個日常習慣,讓人印象極深刻。天黑以后,她不愛開燈,總是打開窗戶,讓走廊的燈和戶外的街燈照進來,影影綽綽地照明室內。上一代的節儉精神或多或少影響了空間的設計,設計師在后屋紅磚墻下、玻璃百葉窗旁放了一對咖啡店常見的木椅和小桌,讓老人家平日能面對著戶外的花園納涼,休息。晚上街燈透過玻璃窗照亮露臺,老人家若在臥室也不愿開燈的話,只要推開床頭背后的窗戶,就能跟街燈或月光借一點光線。

不用開燈,陽光或走廊的燈照進客廳,有一種舒適、自在的家的溫暖。
不用開燈,陽光或走廊的燈照進客廳,有一種舒適、自在的家的溫暖。
設計師在后屋紅磚墻下、玻璃百葉窗旁放了一對老木椅和小桌,讓老人家平日能面對著戶外的花園納涼,休息。
設計師在后屋紅磚墻下、玻璃百葉窗旁放了一對老木椅和小桌,讓老人家平日能面對著戶外的花園納涼,休息。

與我們最親的人,總有一天,他/她/他們會比我們先走一步,離我們而去。四姐弟考慮到這一點,請設計師在設計裝修屋子時,把未來其中一名姐弟將接手這個家列入設計的考量。設計師將前屋的墻壁做了很靈活的處理,兩排壁櫥和臥室門之間藏著一排活動墻,當其中一名姐弟要入住,或搬來照顧母親時,這面墻就能拉出來,在客廳隔出一間房來。設計師也將衛浴間移到中層的臥室旁,從母親的臥室有一扇門能進入,從廚房也有另一扇門能入內,兩扇門都能同時鎖上,確保使用者的隱私。

把保留的舊木窗全關上、全敞開或把隱藏的木墻拉出隔出一個小房間,前屋的空間能靈活變通,變出不同的感覺和體驗。
把保留的舊木窗全關上、全敞開或把隱藏的木墻拉出隔出一個小房間,前屋的空間能靈活變通,變出不同的感覺和體驗。
從廚房能望到戶外的花園,這是中峇魯叫人向往的老區特色。
從廚房能望到戶外的花園,這是中峇魯叫人向往的老區特色。
自然光透過玻璃百葉窗照進白色的廚房,窗明幾凈。
自然光透過玻璃百葉窗照進白色的廚房,窗明幾凈。

老人家在這新家安度晚年,住了一年多后就過世了。據設計師所知,目前還沒有一位姐弟完全地接手這個家。但,母親走后,他們仍定期回來這里聚餐,把酒言歡,凝聚姐弟情。人的軀體雖不在了,但回憶仍在,愛仍在。

LIKE我們的官方面簿網頁以獲取更多新信息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